茄子视频a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海峽兩岸 > 文苑撷英
“二·二八”事件的自治訴求(內容概要)
    日期: 2013-03-22      【字號      

一、“二·二八”事件的自治訴求

《開羅宣言》發表後,中國收複台灣進入實施階段。陳儀主持台調會,擬定接管計劃,搜集資料,培訓人才,組建接收台灣班底。陳儀只注意研究如何接收台灣的“物”,而忽略研究如何接收台灣的“人”。

由于戰爭的創傷及社會的急遽轉型,台灣重建面臨著巨大困難。行政效率低下,出現貪汙腐敗的現象,引起廣大民衆強烈不滿。長官公署制度有助于戰後台灣的接收與重建。問題在于,大陸籍官僚控制了台灣省的主要權力,台籍精英參政困難,嚴重挫傷了他們建設家鄉的積極性。陳儀接收日産,建立起龐大的公營經濟體系,效率不彰,統制政策束縛了台灣民營企業的發展。陳儀雖竭力保持台灣金融貨幣系統的獨立性,台幣仍然大幅貶值,通貨膨脹。原材料缺乏,大批日籍技術人員的迅速撤離,導致工廠普遍開工不足,失業問題嚴重。廣大的下層民衆,因生活困難,物價高漲,對陳儀的施政十分不滿。

1947227,圓環發生緝私血案。次日,民衆群起抗爭,引爆大規模的官民沖突。群衆請願不成,無端遭到槍擊,升高了對立情緒 

1947年3月6日“二·二八”事件處理委員會擬就《“二·二八”事件處理大綱》:

(一)對于目前的處理

1.政府在各地之武裝部隊,應自動下令暫時解除武裝,武器交由各地處理委員會及憲兵隊共同保管,以免繼續發生流血沖突事件。

2.政府武裝部隊武裝解除後,地方之治安,由憲兵與非武裝之警察及民衆組織共同負擔。

3.各地若無政府武裝部隊威脅之時,絕對不應有武裝械鬥行動;對貪官汙吏,不論其爲本省人或外省人,亦只應檢舉,轉請處理委員會協同憲、警拘拿,依法嚴辦,不應加害而惹是非。

4.對于政府改革之意見,可條舉要求條件,向省處理委員會提出,以候全般解決。

5.移動兵力,或向中央請遣兵力,企圖以武力解決事件,致發生更慘重之流血而受國際幹涉。

6.在政治問題未根本解決之前,政府之一切施策(不論軍事、政治),須先與處理委員會接洽,以免人民懷疑政府誠意,發生種種誤會。

7.對于此次事件不應向民間追究責任者,將來亦不得假藉任何口實,拘捕此次事件之關系者;對于因此事件而死傷之人民,應從優撫恤。

(二)根本處理

甲、軍事方面

8.缺乏教育和訓練之軍隊,絕對不可使駐台灣。

9.中央可派員在台灣征兵守台。

10.在內陸之內戰未終息以前,除以守衛台灣爲目的之外,絕對反對在台灣征兵,以免台灣陷入內戰漩渦。

乙、政治方面

11.制定省自治法爲本省政治最高規範,以便實現國父建國大綱之理想。

12.縣市長于本年六月以前實施民選,縣市參議會同時改選。

13.省各處長人選,應經省參議會(改選後爲議會)之同意;省參議會應于本年六月以前改選。目前其人選由長官提出,交由省處理委員會審議。

14.省各處長三分之二以上,須由在本省居住10年以上者擔任之(最好秘書長、民政、財政、工礦、農林、教育、警務等處長應該如是)。

15.警務處長及各縣、市警察局長,應由本省人擔任;省警察大隊及鐵道、工礦等警察,即刻廢止。

16.法制委員會委員,須半數以上由本省人充任;主任委員由委員互選。

17.除警察機關之外,不得逮捕人犯。

18.憲兵除軍隊之犯人外,不得逮捕人犯。

19.禁止帶有政治性之逮捕或拘禁。

20.非武裝之集合、結社,絕對自由。

21.言論、出版、罷工,絕對自由;廢止新聞紙發行申請登記制度。

22.即刻廢止人民團體組織條例。

23.廢止民意機關候選人檢覆辦法。

24.改正各級民意機關選舉辦法。

25.實行所得統一累進稅,除奢侈品稅、相續稅外,不得征收任何雜稅。

26.一切公營事業之主管人,由本省人擔任。

27.設置民選之公營事業監察委員會;日産處理,應委任省政府全權處理;各接收工廠、礦,應置經營委員會,委員須過半數由本省人充任之。

28.撤銷專賣局,生活必需品實施配給制度。

29.撤銷貿易局。

30.撤銷宣傳委員會。

31.各地方法院院長、各地方法院首席檢察官,全部以本省人充任。

32.各法院推事、檢察官以下司法人員,各半數以上,省民充任。

其他改革事項,候三月十日集中全省民意之後,交由改組後之政府辦理。

針對部分外省同胞被打及關于“二·二八”事件的種種傳聞,王添燈等人發表《告全國同胞書》,以正視聽,指出:“我們的目標是在肅清貪官汙吏,爭取本省政治的改革,不是要排斥外省同胞。”表示“歡迎外省同胞,來參加這次改革本省政治的工作。”對“有一部分省外同胞被毆打”深表痛心,保證“絕對不再發生這種事件”。

3月7日,省處委會在中山堂開會,下午3時半,省處委會舉行全體會議,由臨時主席潘渠源宣布開會後,除原案共三十二條一致決議通過外,追加通過:

1.本省陸海空軍應盡量采用本省人。

2.台灣行政長官公署應改爲本省政府制度,但未得中央核准前,暫由“二·二八”處理委員會之政務局負責改組,用普選公正賢達人士充任。

3.處理委員會政務局,應于三月十五日以前成立,其産生方法由各鄉鎮區代表選舉議會選舉之。其名額如下:台北市二名,台北縣三名,基隆市一名,新竹市一名,新竹縣三名,台中市一名,台中縣四名,彰化市一名,嘉義市一名,台南市一名,台南縣四名,高雄市一名,高雄縣三名,屏東市一名,澎湖縣一名,花蓮縣一名,台東縣一名,計三十名。

4.勞動營及其他不必要之機構廢止或合並,應由處理委員會政務局檢討決定之。

5.日産處理事宜,應請准中央劃歸省政府自行清理。

6.警備司令部應撤銷,以免軍權濫用。

7.高山同胞之政治經濟地位,及應享之利益,應切實保障。

8.本省61日起實施勞動保護法。

9.本省人之戰犯及漢奸嫌疑被拘禁者,要求無條件即時釋放。

10.送與中央食糖一十五萬噸,要求中央依時估價撥歸台灣省。

三十二條加十條,即爲四十二條。

“二·二八”事件是台灣人民在光複初期追求省政改革的運動,主要訴求是早日落實台灣地方自治,直選縣市長,改長官公署爲省政府,廢除專賣局、貿易局,分享政治權力、經濟利益,建設自己的家鄉。從全國範圍看,它是戰後全國民主運動的一個組成部分。“二·二八”事件是台灣人民自發的愛國愛鄉運動,是官民沖突、階級對立,而非省籍沖突、族群對立。

二、台盟繼承了“二·二八”事件的民主自治訴求

38,中共中央由延安發表廣播“台灣自治運動”聲明,320日《解放日報》以社論發表,2天後, 322日《人民日報》第1版刊出,指出:“台灣的自治運動,是完全合理的、合法的、和平的,它的所以變成武裝鬥爭,完全是由于蔣介石逼出來的,蔣介石對于台灣的統治,其野蠻程度,超過了日本帝國主義。台灣人民在蔣介石法西斯統治下的生活,比當日本帝國主義的亡國奴還要痛苦。”“中共二十余年的鬥爭,其目的之一也就是地方自治。”建議台胞:“第一、武裝鬥爭既已開始,必須反對妥協,反對出賣,須知對法西斯蔣介石的妥協投降,將使台灣同胞受到蔣介石最殘暴的血洗。”“第二、處理委員會通過的三十二條綱領是好的,應當堅決爲其實現而鬥爭。接收蔣政府財産,供作自治運動的經費,和建立民主的政務局,作爲自治機關的初步,這些都是對的。”“第三、應當立即設法滿足勞苦人民的經濟要求。”“第四、爲了使自治運動取得勝利,必須有堅強的團體來做領導。”“第五、必須立即訓練大批的幹部,派到各地方去。”“第六、蔣介石對于台灣自治運動的方針,是加以猛烈的鎮壓,在不久的將來,這個運動的中心由大城市轉到小城市和鄉村中去,是不可免的。”

19478月,先后来到香港的谢雪红、杨克煌、苏新等人酝酿建立台灣民主自治同盟。9月成立新台灣出版社。1112日,台灣民主自治同盟成立,通过了同盟纲领草案:

一、設立民主聯合政府,建立獨立、和平、民主、富強與康樂的新中國。二、保障人民身體、行動、居住、遷徙、思想、信仰、言論、出版、通訊、集會、結社之基本自由。三、省爲地方自治最高單位,省與中央政府權限之劃分,采取均權主義,省得自制定省憲及選舉省長。四、實行台灣省徹底的地方自治,省長、縣長、市長、區長、鎮長、鄉長,一律由人民直接選舉。五、省設省議會,縣設縣議會,市設市議會爲代表人民行使行政權之機關。六、實行普選制度,人民之選舉權不受財産、教育、信仰、性別、種族之限制,廢除選舉人之公民宣誓登記及候選人之檢核制度。七、司法絕對獨立,不受行政軍事之幹涉。撤銷政治警察,經濟警察,秘密警察,及一切特務組織。八、中國之領土及領海不許任何外國軍隊之駐紮。九、反對帝國主義侵略,確立獨立自主之外交。十、保障人民之生存權,勞動權及營業權。十一、發展民族工商業,廢除一切經濟統制。十二、實行八小時勞動制,制定保護工人應有團體交涉,及罷工、怠工之權利。十三、“耕者有其田”爲土地改革之基本原則。十四、廢除一切苛捐雜稅,實行所得統一累進稅。

“二·二八”武裝抗爭活動失敗後,謝雪紅等人輾轉來到大陸,又赴香港,繼續爭取台灣的地方自治,將“二·二八”的抗爭活動自覺轉變爲新民主主義革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三、“台獨”分子利用“二·二八”事件

19472月,廖文奎撰文,批判長官公署接收人員如帝國主義,自認是解放者,輕視台灣人,排斥台灣人。25日,廖氏兄弟離台赴滬。31日,他們從上海《大公報》上得知台灣發生了緝私血案。廖氏兄弟不在島內,因過激言論被列入通緝名單中。

在美國輿論的影響下,廖氏兄弟轉變了立場。6月,廖氏兄弟在上海成立“台灣再解放同盟”。7月,廖文毅向美國特使魏德邁遞交《處理台灣問題意見書》,要求:“台灣的歸屬問題必須尊重台灣人民的意志,舉行公民投票來決定。在舉行公民投票以前,應准許台灣人民先脫離中國,而暫時置于‘聯合國托治理事會’管制之下……倘或公民投票結果,台灣人民要求獨立時,聯合國托治理事會在台灣的機構,應立即撤離台灣,而使台灣成爲永遠獨立國。”

在美国的幕后操纵下,台湾分离运动嚣张。上海、南京、北平的台湾同乡会和台灣民主自治同盟都发表声明,加以抨击。

“二·二八”事件中,廣大台胞要求省政改革,反對貪官汙吏。美國在幕後操縱“台獨”活動,企圖趁台灣的混亂,侵占台灣

從曆史事實上看,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;從國際法的角度看,194510月台灣光複,是在履行《開羅宣言》、《波茨坦公告》的安排;廣大台胞對“托管”、“獨立”,堅決反對,始終堅持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堅定立場。(此文爲中國社科院近代史所副研究員褚靜濤在紀念“二·二八”起義66周年學術研討會上的講課內容概要)